第二次看王的男人了,希望可以看到更多的獨特性。。

故事的起源。。燕山的失敗,或許可以歸咎為年幼失去母親,性格偏差,得到的愛不夠多。

但。。。在他短暫的人生中,唯一享受到的溫暖與歡愉,只有孔吉和綠水,以及默默關懷
他的處善。

繩子上只是虛空,而當孔吉站上那虛空的繩子上時,所展現出來的嬌與媚,還
有信任與愛,那雙眼不斷的追尋同一個身影,長生。

在孔吉拿下面具的那張美麗臉龐,有
著哀愁、認命,美麗為他帶來了不幸,必須出賣身體才能換來大夥的溫飽,或許他掙扎
過,怨恨過,但是,若是這樣做會使大家可以活下去,善良的他,願意犠牲自已。

他心裡
很明白,雖然身體不由自己做主,但心卻永遠只是那個人的,長生的傻,讓他更加堅定要
追隨著他,哪怕是充滿了危險與未知。

為了阻止孔吉被傷害,為了不讓他淪為求溫飽的玩
物,也或許他不願因為能活下去,能吃那一口因出賣孔吉身體而換來的米飯,他死命的阻擋,他知道,孔吉的心還是會痛的,並不是班主說的那樣,只要孔吉自己願意,他從來都不
願,只是想活下去,他只好屈從。

孔吉的苦與悲,他看的出也感同身受,所以他衝進了鄉
下士紳的家中,強行想要帶走孔吉,而孔吉卻有些氣憤的放開長生的手,轉身將衣服穿上,他知道長生的愛,但這樣的愛也會使大家沒飯吃!

或許這是他可以為大家所做的,卻被傻傻的長生給破壞了,兩人所在意的不同,長生的愛就是只管付出不計後果的,也或許是因為他知道,以往想要保護孔吉,卻總是考慮太多,而一而再再而三的使他被迫賣身,這次,他橫了心,帶著他遠離這個食人為樂的世界。

『我在這裡,你在哪裡?』,彼此都明白,你們都在對方的心裡,那個擁抱,是逃離痛苦後的解脫,是愛,是依賴。

京城,是從新開始,也是長生與孔吉重生的地方,在這個地大物博的繁榮城鎮,一切是那麼的新鮮,孔吉的臉上始終掛著重生後的笑容,他並不害怕,因為有長生啊!

對,因為有你!熟悉的雜技團,銅鑼,響鼓,好不熱鬧啊,長生追上前去觀看,孔吉望著長生的背影,或許明白,這裡就是他們可以一展好身手的地方。果不其然,他們踼了人家的館,只想混口飯吃的六甲七得八福,倒對這兩個從鄉下上京的小伙子感到新奇吧!

原來,雜技也可以那麼有趣,五個人聚在一起,成了搞笑雜技團,這段日子,真的是最快樂的,沒有可怕的班主,沒有貴族的士紳,沒有了那一切的黑暗,有的只有長生的呵護,六七八的風趣,自由自在的吃飽睡,睡飽吃,即使喝酒喝到吐,至少那是快樂的。

為什麼快樂?沒有理由,也或許有,因為孔吉找到了自我,而看著他快樂的長生,也就跟著快樂。

遠方望著這群諷刺王的戲子,處善希望可以找個方式,宣慰王那顆孤獨無助的心,就算身在仁政殿的王,面對臣子時卻是那麼樣的無所適從,禮法先訓牽絆了他那顆長滿刺的心,除了綠水,懂他的只有處善。

『什麼都做不得的我,真的是一國之君嗎?』想必燕山不只一千一萬次的問著這個問題吧,他焦慮,他無助,他恨那些整天指正他的臣子,誰給了他一個透氣的地方?誰給了疲備的他一個出口?

是孔吉,單純天真的笑容,讓王都為他沉迷,孔吉對王呢?一開始的惶恐,之後的憐惜,最後的懇求,陪著他玩指偶,使他完全可以忘記朝中的不順利,孔吉,這個平民,不會對他賣弄心機,也不會制止他任何事,他像是需要被人保護的一朵嬌弱小花,燕山在他的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尊嚴與信心,但他從來沒有忽略,在暗處還有一直守護孔吉的長生。

第一次知道孔吉被召見時,長生的內心是翻攪不已,『為何召見孔吉?難道王也覬覦孔吉的美貌?』,或許他在心中暗恨,為什麼始終沒說出對孔吉的愛,他有那麼多的機會可以告訴他,他也有那麼多的地位可以獨佔孔吉的心,他也可以碰他,但他不會,他是用心與神愛著孔吉的,他不會像那些花錢賣孔吉的人一般,只是逞獸慾。

他尊重他愛護他,默默的看著他,他就能感受到快樂,高高在上的王與輕如草芥的賤民,一樣的重視著這個溫柔的孔吉。當燕山第一回召見孔吉,或許他的內心也期待著長生會有什麼樣的反應,他希望激起他的佔有慾,希望聽到長生說真心話。

但,兩個倔強的人,還是什麼都沒說出口,暗夜中長生的細心,幫孔吉蓋上了被子,孔吉的心也在翻攪吧,演給王看的指偶,其實是演長生與自己,那樣平凡無奇的重視與呵護,像是丈夫與妻子間的親暱,賤民與王的戰爭,或許在進宮時就已經開戰了,命運把他們都牽連在一起。

綠水的愛就像母親一般,即使天下人都恥笑她是妓女,恥笑她與王淫亂後宮,她還是不為所動的愛著這個男人,這個男人是她的天,但她與王在孤獨的世界裡都是平等的,她不允許有人搶了她的男人她的天,可是王漸漸的眼中不再看到她了,就算她衣杉盡褪,王也只對孔吉產生了興趣,這是多大的侮辱?

她是王的女人,是後宮的首腦,是天下人都知道的名妓,更是人們口中的妖婦,她有那麼多的能耐,卻無法挽回這個男人的心,內心對孔吉的怨,可想而知了。

長生提議離開,孔吉當然是相隨的,只是,他也有想表演的慾望,想要自由自在無拘無束,不再只是為了生存的表演,他融入了各種角色,也包括了燕山的母親尹氏,被奸妃所陷害的無助惶恐,在孔吉的臉上全都表現著,身為王也無力保護自己愛的人,長生或許也有同樣的心境,身為賤民的他,也無力阻擋孔吉被召見。

戲如人生,或許外人看來他們正在演著別人的人生,但又何嘗演的不是自個兒的人生呢?當孔吉喝下那碗湯藥後,瞬間引爆的是燕山的思念,與憤怒!

母親是那麼的溫婉賢淑,死了,卻連被人記起都不被允許,母親想要守在有王經過的土地上,繼續的愛著王,這樣小小的心願也不被達成,而從小目睹母親死亡後,宮內的鬥爭,祖母雖然照護有加,但,要怎麼,遺忘這個殺害他母親的兇手?

他要報仇,他不要再失去母親了,殺了兩位大妃,祖母又病故,宮內再無人可以左右他的意志了,孔吉的溫柔使他常常懷念起母親,對他日漸重視,是戀母還是愛,或許都有吧!美貌為孔吉招惹了殺身之禍,命在旦夕的他雖然逃過一劫,卻也失去了六甲這樣一位討喜的伙伴,他們都認清了事實,宮中不宜久留。

燕山對昏睡中的孔吉那掠奪的一吻,或許想要確定自己對他的愛,也或許是,一種渴求與抱歉,卻可悲的只能在他昏睡時這麼做,孔吉像是無法褻玩的花朵,那麼的純潔,那麼此刻的燕山只祈求這短短的一刻,只要能留下孔吉存在的證明就好。

帶著一身怒氣的長生,決心離開這個可怕又傷心的地方,弱小的孔吉,握住了長生的手請求他別走,長生卻選擇了放手,這讓孔吉害怕與難過,『我要失去長生了嗎?不可以!』手無縛雞之力的他,竟為了阻止長生的離開,拔出了刀相向,長生內心的怒也有著矛盾,某方面他應該是高興的吧!

孔吉會阻止他離開,因為孔吉還是最在意他的,搶下孔吉的刀,將一切的憤怒砍向那些無聲的行李,連結他倆的繩索,他也想要砍斷,或許他也害怕,繩索那端的孔吉,有一天會被搶走吧!

孔吉抱著他哭求,『別,別切斷我倆之間的連繫!』,他已經無法自主自己的身體,但擁有他的心的長生,如果也離去,他該如何活下去?

有著孔吉筆跡的毀皇書,藉由綠水之手,輕易的在宮中被炒作了起來,這對她來說是個絶佳的機會,王是個敏感的人,無法容忍有一絲的不信任與背叛,即使是他愛之深的孔吉也不行,一個心碎的皇上,一個奪寵的妃子,兩個無奈身不由己的戲子,在這空氣中對立著!

長生亦然決然的擔起了這種殺頭大罪,他認為他什麼都沒有了,但最後想留給孔吉的,還是他的愛,或許他心碎的想先走一步,但他卻完全錯了,他擁有了太多的孔吉,這使燕山忌妒。

處善眼見無法扭轉局勢,索性放走了長生,他早想好了要怎麼忠於這位他從小看到大的君主,即使他嗜血,即使他曾經叫他永遠不要出現在他眼前。『沒什麼好留戀的,忘了孔吉吧!』

處善留給長生的最後一句話,長生的眼神是不甘心的,怎麼可能會丟下他一個?那是他的孔吉啊,求了皇上一夜的孔吉,還是不死心,哭紅的眼不斷的泛出無助的淚,『請您放過長生吧!請您發發慈悲吧!』!

若死長生死去,孔吉的心也會跟著死去的,窗外傳來長生的聲音,站在繩索上的長生還是那麼英姿煥發,但,他數落著自尊心高傲的王,這也是必死無疑的,長生到底在想什麼?為什麼要這樣?還想要證明什麼呢?

一支,兩支,三支箭,擦過了那支撐長生的繩索,他重重的跌了下來,衛兵們押著他,他的心是複雜的,或許能在死前見到孔吉一眼,就算要他死他也會心甘情願了,面對這個搶奪孔吉的王,他卻不甘示弱。

孔吉一旁急哭,拚命求著那手中握著刀的王,『請別讓賤民的血髒了您的手!』王的殘忍此刻也完全展現,他要孔吉親手手刃了他最愛的長生,孔吉怎麼下的了手?

『請您殺了我吧!』,燕山的心在此時崩裂,沒想到最後,孔吉還是選擇了長生,即使自己貴為王也無力扭轉劣勢,於是他也要長生就此再也無法看到孔吉的容顏,火紅的鐵烙,烙瞎了長生的眼,孔吉驚恐無助的叫聲,響遍雲霄。

『喂,你想不想聽我說說故事?從前我們在貴族的家中當長工,有一天主人的金戒指掉了,卻沒有任何人敢承認,那天,天氣很冷,我站出去說是我偷的,主人問我,戒指呢?我說吞掉了,接著,一棍往我的嘴打來,熱熱的,麻麻的,就像現在我的雙眼一樣,如果當初被打的是我的眼,那麼現在痛的就是我的嘴了!沒想到演了一輩子的瞎子,現在卻真的瞎了,還真是逼真吶!以後再也沒有機會演瞎子了。』

閣樓上心碎的孔吉,蒼白的臉龐,有著悔恨的淚,『如果當初,我們離開,是不是今天就不是這樣子了?』,指偶依舊演著,操偶的那雙手卻想著要親手結束這一切,再多的淚也無法回到從前了,那麼是不是不見到比較好?

刀子落下,衣上滿是鮮紅,最後指偶無助的落下,只留下了滿是錯愕的燕山,坐在孔吉的身邊,為何感覺變的如此生疏?原來愛那麼難,原來自己的愛給他帶來滿滿的痛苦,可是已經到手的獵物,要如何放手?為什麼會選擇離開?

無助的走在長廊中,不知不覺的來到了綠水的懷裡,只有這裡永遠不會推開他,永遠會收留他流浪後疲累的心,像個母親般的呵護他,綠水的臉龐上是無奈,她明白,再無奈她還是深愛著這個男人,愛已經超越了恨,這就是女人的悲哀。

成為盲人後的長生再次走上這條牽繫著他與孔吉一生的繩索,但一切都變了調,『很久以前我就瞎了,在第一次看過戲後,我就瞎了,原來瞎的不只是眼,還有心,為了賞錢我的心被矇蔽了,竟然看不見他的心已經被別人偷走。』

遠處再見到長生,心酸就佈滿了心間,蒼白的孔吉,大聲的斥責著這個傻傻的長生。『變瞎子就那麼好嗎?』是啊,這才是他認識的長生,那麼的豪邁不羇,其實早已擁有了他的心,只是兩人始終沒有開口許諾過,但心不會騙人,早就互相糾結在一起了,當戲子是最快樂的,相約來生再當戲子,可是,可是不可以是幸福的結局?

『你在哪裡?我在這裡?或許我們都不在這裡。』在快樂的國度裡生活著,沒有俗世的痛苦折磨,沒有愛與被愛的磨難,只有兩顆緊緊相依的心,在那個屬於戲子的國度,再續緣。。

創作者介紹

。○貞子咩咩○。

●貞子咩咩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